房价高涨 越来越多加拿大人在别墅和度假屋里工作加拿大房价温哥华

首页

2018-10-16

  原标题:大城市房价贵?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选择在别墅和度假屋里工作  曾经厌倦了无聊山水的加拿大人,竟然有这样一天被高房价“逼”回了自然美景之中。   李沛洋_Leo2018/10/1017:18浏览来源:界面新闻字体:宋  你是否也曾幻想过这样的场景:一早起床,拉开大大落地窗前的帘子,温暖的阳光瞬间照进整个房间。

你望着远方的山水城市,静静品尝一份温馨的早饭,随后从高级音响放出的爵士音乐回荡在空旷的别墅大厅,收拾好碗筷杯垫后,开启自己一天的工作。 如今,这样的工作模式在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生活中普及,而究其原因却让我们哭笑不得。   远离城市的喧嚣,却又不放弃自己热爱的工作,这是许多人艳羡的生活。 苏富比国际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布拉德亨德森(BradHenderson)发现,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开始用“远程办公”,把城市生活的喧嚣抛在脑后,在他们购置的南部小屋或用来过冬的度假屋里开始工作。

  “我认为,在进一步扩张的程度上,这种生活方式将进一步推动人们在喜欢的地方工作,甚至成为一种趋势。 ”  Henderson在公开采访中评论道:“这种生活模式特别适合咨询顾问和高级管理人员,他们可以灵活地从任何地方远程工作,几乎不需要访问公司办公室。 ”而谈起自己对于这种生活方式的感受时,他说:“我最喜欢的地方是佛罗里达州的那不勒斯。 “(编者注:该那不勒斯(Naples)是美国佛罗里达州科利尔县的一座城市,位于科利尔县东海岸,面积平方公里,2007年统计人口21653人。

那不勒斯建城于1880年代后期,因周边景色类似于意大利那不勒斯而得名。

)  亨德森透露,如今许多人选择把他们在城里闲置的房子卖掉,然后搬到漂亮的湖边。 这不仅让他们能够获得更好的生活条件,同时还能让他们在城里维持一套小一些公寓从而不会完全远离城市生活。

  当然,个人爱好是这种新趋势的原因,但促成这种工作方式的根本原因,其实是不断攀升的大城市房价。 加拿大各大城的房价层层飙升,早已不是新闻,高房价带来的社会问题还没来得及解决,随之而来的社会变化则挡也挡不住。

万万没想到,曾经厌倦了无聊山水的加拿大人,竟然有这样一天被高房价“逼”回了自然美景之中。   哪怕从来没有来过加拿大的人也知道,温哥华和多伦多房价十分疯狂。

一说到全球生活成本最高昂的地区,人们会想到纽约和洛杉矶,并认定这两座城市应该是北美区最贵的房屋市场。 但现在,人们却对此表示怀疑。

  根据温哥华西蒙菲莎大学(SimonFraserUniversity)最新研究,在全北美买不起的地产排名中,温哥华超越洛杉矶,纽约和旧金山等美国大城市,拿下榜单第一名。 而加拿大另一大都市多伦多,则名列第四。 和多伦多同处安大略省的汉密尔顿排列第12位。 在温哥华买一个普通公寓的平均价位已经达到$692,452加币,而在多伦多,普通公寓的均价也达到$561,079加币。

  亨德森说,当温哥华的房价特别疯狂时,出现了另一种趋势:人们出售自己的房子,并搬到维多利亚。 “他们可以远程办公来满足大部分工作需要,如果他们不得不去温哥华,从港口到港口只需坐半小时的直升机。 ”  事实上,这种生活方式并不仅限于大城市。 在全加拿大,各地有越来越多的人对这样的生活方式感兴趣,从迁往劳伦提亚或东部城镇的蒙特利尔人,到前往穆斯科卡的托隆人,到科林伍德、卡瓦萨斯人,再到选择班夫、坎莫尔、惠斯勒和凯洛纳的西部加拿大人。   克里斯(ChrisVanLierop)和他的伴侣兼商业伙伴提姆(TimWisener)把这种生活工作方式更进一步,他们把自己的家和设计业务搬到了安大略省Kawartha湖区的FenelonFalls。 他们的工作业务也已经从设计城市住宅,转向帮助城市居民建造小别墅。

在长时间居住在度假屋之后,他们在去年九月彻底从房价接近疯狂的多伦多搬了出去。

  克里斯说:“如果可以在这里开展业务,为什么不干脆呆在这里。

”  当然,度假屋的互联网信号可能会成为一个难题。 他们的想法得到了HastingsCounty的行政长官吉姆·派恩(JimPine)的认同。 派恩认为:“这是人们计划在村舍里工作时,首先要问的问题。

”如今,该县城为了搭建网络设施已经花费了亿加币,他们期望新的网络环境能覆盖更多家庭,并改善接入速度。   新的工作方式给乡村发展带来积极影响。 安大略省农户协会联合会(FederationofOntarioCottagers’association)执行主任特里里斯(TerryRees)表示,乡村社区需要吸引新人来开办企业,当地服务也会因此而提高。 “安大略农村有很多小企业没有转型计划,也没有未来传承计划,很多都处于日落阶段,这让所有关心加拿大农村经济的人感到担忧。

”里斯说。

  该联合会最近发起了一项调查,发现28%的受访者目前在自己度假屋里工作。 但他们也发现远程办公存在三大障碍:互联网服务接入、与客户的距离,以及缺乏社会基础设施。   在加拿大1260万家庭中,大约有100万人拥有第二套住房。

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Canada)并未追踪在家办公的群体数量,但自1996年以来,在家中工作且非务农的加拿大人所占比例一直保持不变,仅略高于6%。 但目前看来,这个比例或许会发生变化。

  由于厌倦了多伦多房价的爆发式增长,房地产经纪人迪安·米歇尔将全家搬到一个度假别墅里。

米歇尔说,对于那些临近退休或退休的人来说,搬到宁静的小屋居住是社会变迁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许丹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