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产煤,冬天有人却只能烧旧家具取暖?

首页

2018-11-23

  正值冬天,民众用不起电,还非要禁止燃煤,逼得大家烧旧家具……  为了违规开发房地产,这个地方竟然公开伪造红头文件……  这个地方治理污水,只靠向河中撒药,4700万打了水漂……  这些,都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在第二轮回头看中发现的问题。

山西太原,夜晚的康乐街片区浓烟滚滚。   是什么原因,让关乎民生福祉的生态环境保护,变成了一场地方挖空心思的敷衍秀?山西太原,室内温度最高才16摄氏度。   山西太原:一刀切  不管你烧什么他们都不管,只要不烧煤就行  今年以来,生态环境部曾多次强调,坚决杜绝一刀切。 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下发的《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也提出,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集中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但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期间,督察组还是遇到了此类情况。

  在太原市中心城区的迎泽区,该区在推动清洁能源替代过程中,在不具备集中供热、煤改气的条件下,通过设置康乐街片区环保检查工作办公室,禁止燃煤进入社区。 设置在路口的检查点。

  然而,禁煤并不禁污。 督察人员看到,在晚上7、8点时,已有不少人家烧起了炉子。 由于燃烧的是各种废旧木料板材,许多人家烟囱都冒出了滚滚浓烟,如同一条条黑龙冲向空中。

  对于这些黑烟污染,康乐街片区环保检查工作办公室的检查人员从来不管。 一位居民对督察人员说:他们三番五次告诉我们不能烧煤,只要煤不拉进来,不管你烧什么他们都不管,只要不烧煤就行。   一位大婶指着墙角堆着的废旧家具、三合板对督察人员说:不烧这些还能咋办呢?又不让烧煤,也用不起电,没别的办法。 民众收集的废旧木家具、地板等劈柴。

  禁煤本意是要禁止污染,结果却导致污染更为严重,如此行为实在荒唐。

生态环境部评价称,这是一起典型的、打着大气污染治理旗号却影响民生的一刀切行为。

  这种拟采取禁止燃煤、倒逼居民用电取暖的做法,没有考虑居民实际情况,没有考虑供暖经济成本,工作简单粗暴,导致大量群众难以温暖过冬。

生态环境部称。

2017年5月和11月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卫星图片。

  辽宁葫芦岛:顶风作案  两份红头文件竟使用同一个文件号  为了应对检查,甚至造假红头文件,推进违法项目建设的情况,也在此次回头看中,被督察组点名。

  2017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指出,葫芦岛市绥中滨海经济区管委会(现更名为东戴河新区管理委员会)违法将公顷沿海滩涂转让给佳兆业公司等3家企业用于房地产开发,绥中县国土资源部门为其办理土地使用证。 2018年7月佳兆业商业街项目正在施工。

  随后,辽宁省上报整改落实情况称,绥中县已暂停规划执行,违规围填海项目已按要求停止建设。 然而,今年7月,生态环境部现场抽查发现,违规的项目非但没有停工,甚至商业街项目已经基本建成,酒店会议中心建设项目1至8号楼主体也已封顶。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在实际整改工作中,绥中县政府不仅不落实整改要求,反而暗中推进违法围填海项目建设。

该地主任办公会议甚至议定由新区住建局等部门共同负责为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办理相关施工手续,且对该项目未批先建事宜不予处罚等事项。

真假两份绥政发[2017]49号文件。   不但暗中推进违规项目,当地甚至临时编造假文件以应对检查。

督察组发现,一个绥政发〔2017〕49文号,却匹配两个完全不同的文件。 经核实,《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沿海涉及占用海域建设项目暂停规划执行、暂停施工的通知》,是偷梁换柱的假文件。   葫芦岛市绥中县政府、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在违法围填海问题整改中,阳奉阴违,一面编造假文件,上报省市政府谎称违法项目已停止建设;一面顶风作案,召开专题会议加快推进违法项目建设,问题严重,性质恶劣。 督察组称。 山东淮坊,当地人员正在围滩河上撒药治污。   山东潍坊:敷衍整改  4700万撒药治污却打了水漂  在黑臭水体的整治方面,敷衍整改的情况仍然常见。

在目前已公布的案例中,多起都涉及此类问题。

  例如,督察组在山东发现,潍坊市及滨海开发区为快速完成整改任务,未按整改方案要求开展控源截污工作,而是委托相关企业,采取对围滩河拦河筑坝分为几段、然后分别投加药剂并曝气沉淀的措施进行治污。

  该治污工程工期不足4个月,在短期水质得到改善的情况下,当地即对工程予以验收通过。   但在验收通过后仅1个月,围滩河水质又开始恶化,无法稳定达标。

至11月回头看下沉期间,督察组现场对沿线13个点位进行采样监测,水质均为劣V类,其中氨氮浓度最高达到/L,超标21倍。 禄海路桥西河段污水溢流,紧急利用水泵抽取。   此外,围滩河沿线共有城乡居民近8万人,每天产生生活污水约万吨,由于污水管网不完善,每天超过1万吨生活污水排入围滩河。 督察组现场检查时,上游的禄海路桥西河段大量污水正在溢流,有关部门只能紧急利用水泵抽取溢流污水。   近一年来,耗资4700余万元的河道治污工程基本未见成效,表面整改问题突出。 督察组评价。 作者:冷昊阳。